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牛筋的博客

老牛岂是栏中犊 放蹄奔腾驰五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  

2009-05-21 17:44:38|  分类: 法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

 

尼斯

你听说过尼斯吗?没有,默默无闻,那你听说过戛纳吗?应该听说过吧,如果你喜欢看电影的话,你肯定知道有个戛纳电影节,尼斯就在离戛纳十几、二十多公里远的地方,是在法国南部靠近地中海的一个城市,是法国第五大城市,尼斯远比戛纳大得多。从尼斯沿着海岸线往北走不远就是摩纳哥公国。

尼斯(Nice),用英语翻译就是“好”的意思,怎么个好法?

阳光对于欧洲,或者对法国来说,老天非常吝啬,然而在这里,老天却是那么偏心,总是慷慨大方施与。这是一个花朝月夕的地方,这是一个温暖怡人,一个充满南国风味的世界。换句通俗的话说,这是法国的夏威夷。

尼斯的教堂难于跟巴黎圣母院相提并论、尼斯的博物馆也无法跟凡尔赛宫度长絜短,但尼斯的地中海风情是巴黎所欠缺的,尼斯人的胸襟宽阔是巴黎人所不能比拟的。

不要总认为法国人冷若冰霜,这里的人就热情似火,不要总认为法国人顾盼自雄,这里的人就彬彬有礼,不要总认为法国人自高自大,这里的人却是纡尊降贵。也许是地中海季风吹拂,也许是明媚的阳光,这里的氛围令人感到冬日可爱,让人体验到浓厚的人情味。我甘之如饴为他们拍照,他们也热情友好地和我合影。

我漫不经心地来到繁华闹市区。今天是周末,大街上毂击肩摩,商店内琳琅满目,广场上人声鼎沸,然而热闹已难于让我顿足观望,繁华已难于吸引我的眼球,唯有浩瀚的大海,沁人心脾的海风,婆娑的棕榈树,尚能让我心潮澎湃。

我好像听到大海的呼唤声,我好像看到海边棕榈树的倩影,我不是顺风耳,也不是千里眼,但我对大海有一种特别的钟情,我能嗅出大海诱人的气味,我情不自禁地向海边走去。

海边驻留了一堆堆人群,或是沐阳光,闲情逸致;或是品咖啡,惬意抒情;或是喝佳酿,高谈阔论;或是溜旱冰,矫健腾跃;或是跑长跑,健步如飞;或是溜狗狗,其乐融融;或是踱方步,闲庭信步……。

尼斯的天空湛蓝得像被染得很蓝的一匹布。这时,天空出现了一架飞机,在蓝色的天空中划出一道雪亮的白线,把蔚蓝的天空撕成两半。那天空像一纸婚约,被撕成两半,它又像个破裂的镜子裂成两块,难于愈合,即使摆放在一起,还是有一道很深的裂痕。

看着沙滩上一对对风情月思的痴男怨女,他们卿卿我我,但愿相思情人终成眷属;望着一双双举案齐眉的牛郎织女,他们情意绵绵,祈求恩爱夫妻白头偕老。

一轮残月早早就露出笑脸,在蓝色的衬托下,那张脸是那么清晰,她笑得那么灿烂。

我喜欢听大海的涛声,在风平浪静时,听那大海的喃喃细语。

把酒邀明月,人生欢乐时。风清月皎,美酒佳景,伴着大海优雅婉转的歌声,我已不能把持。

弯月如船,蓝天似海。那一叶扁舟在浩瀚无边的大海里飘荡,逐渐地,逐渐地,这一叶小舟旁边又出现了一艘小船,一模一样,形影不离。是那琼浆玉液催化作用,还是良辰美景浪漫情调,让我陶醉,让我醉眼朦胧?!也许两者都有。

恍惚中,我仿佛爬上了那小船,让它带着我漫无边际地飘啊,飘,飘到那遥远的世界,飘到那童年的梦幻中:

我的故乡就在中国南边一个岛上,家离海边大约五百米远。晴天的傍晚,我总爱爬上楼顶,望着对面的大海,看着岸边的椰树,间或还有一些棕榈树,看着那炽热的太阳慢慢地变大,变成红色的火球,又慢慢地被大海一口一口吃掉,直至被大海完全吞噬,直看到天上的星星出来,对着我眨眼睛。

儿时的记忆是美好的,也是难忘的,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憧憬,充满了幻想,梦幻是那么天真,又是那么幼稚。记得那时家里贴着两幅地图,一幅中国地图,一幅世界地图。地图,我早已熟记在心,每个国家的地理位置已成竹在胸,相应的首都名字也都了如指掌。我常常盯着那五颜六色的地图发呆,我长大后要踏遍寰球每一角落,因为教科书上都说,我们要把红旗插遍全世界。

白云苍狗,那些美好憧憬已成了梦里蝴蝶,那些前尘往事已成过往烟云。终于,有一天,我出国了,当然不是带着红旗而去,而是去感受异域风光,去享受大自然赋予的美。

尼斯,留下了我匆匆而过的足迹,刻下了我永难磨灭的记忆。我还要走,我还要继续飞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 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 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(原创)老牛走天涯——尼斯 - 牛筋 - 牛筋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8)| 评论(2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